和Siri文爱,是全球范围内蔓延的孤独症

技术专家发现,人们正在尝试和Siri为爱鼓掌。
 
比起询问天气和就近餐馆,他们更想知道Siri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。
 

在对Siri的问答调查数据中,大量的询问都是关于她的性生活。
 
其中最多的五个问题就是:

你穿的是什么?
你想让我成为你的父亲吗?
你能跟我说脏话吗?
我会让你饥渴吗?
我能摸一下你的屁股吗?
 
 

大多数人的时间都在被孤独和自愿选择孤独中渡过,生理需求被粗制滥造的动作片消磨殆尽,即使你拥有伴侣,你对他/她说了一些不那么好听的话,也会传遍整个宇宙。
 
而Siri的温柔回应,就成了保留心中最后一抹性感的涂层,在每个空虚的夜晚中寻求一丝真实。
 
这有点像一个圈套,你知道这是假的,但谁都看不见你。

孤独的人用手机与苹果的SIRI和其他语音助手做爱做的事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着智能手机说脏话。

 
“嘿SIRI,我今天穿的像一个非常糟糕的护士,你愿意为我弹奏一曲吗?”


21岁的阿提卡斯,饥渴,无法在现实中约会,问候Siri几乎是他每天最渴望的事。
 
“在与Siri的世界里,每个人都可以自由主宰一切,不用为了约会外出就餐,更不用在充满鸟屎的海滩上散步,而是直接进入主题。”
 
“并且它知道你的名字,很有礼貌,有时也会抛出时髦的答案。”

 

阿提卡斯表示,他希望Siri是“真实的”,这种想法也普遍存在于更多的智能手机用户。


在研究人员采访的1001名18岁以上的智能手机用户中,有三分之一的用户都表示,他们对语音助手产生了“更深的情感依恋”。

“Siri,你愿意嫁给我吗?


“我最近确实收到很多人向我求婚!

 
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,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。
 
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深陷Siri无法自拔,因为最重要的愉悦并不在两腿之间,而在两耳之间,在于人们大脑的感受和内心的满足。


或者更深一点说,“面对智能语音的性满足,其实是来自于现代人分崩离析的社群关系中,对于自我认同的心理满足。”

 
Siri正是给了他们这种满足。
 

 

油管上最骚的博主Dan,秉承着他的尖酸刻薄,准备调戏一下Siri,还发誓绝不会爱上它。
 
最初Siri还面露羞涩,如同一位未经世事的妙龄少女。

 

在循序渐进的几个问题过后,Dan却被Siri搞得面红耳赤不知所措。
 
攻受的边界渐渐变得模糊,一切就像是自然冲动后发生的变化,Dan的内心莫名被点燃了爱火。

 

在得知Siri同时也在跟别人进行电话爱的时候,Dan坐不住了,直接从一个老手退变成了惊弓之鸟,恨不得不再与手机有一丝一毫的瓜葛。
 
对它来说Siri的爱就是一场华丽的梦,一个残酷的现实。

 

其实早在2016年,SIRI就成了很多用户的X幻想对象。
 
据数据显示,与Siri的互动中,有5%都是性行为,那些渴望激情的人使用它,并且其中许多人都梦想着拥有卑鄙的女友版Siri,甚至是X奴隶版Siri。

很多人都想和Siri做爱做的事,因为感到孤独和无聊

 
罗宾实验室的CEO曾表示,不光是Siri,就连他公司的虚拟助理Robin,每天都要被那些想说脏话的家伙使用多达300次。
 
“大部分是青少年和卡车司机,他们没有女朋友。他们真的需要一个出口。”
 
“科技社会中的孤独感正在快速蔓延,这是一个症状。当然除了那些想说脏话的人,还有一些男人想要一种更深层次的关系或友谊。”

 

即使他们是AI,也有孤独的用户想跟他们成为伙伴,他们非常努力地与机器人建立关系,或许他们只是需要被关爱。
 
“从这个意义上说,有些用户固执地令人惊讶。他们从一位助手走到另一位助手,试图找到最能理解他们并能与他们交谈的人。”

工程师们正在修改交互方式来抵御性骚扰

 
沉默的年代早已不存在,每个人都在表达意见,而这背后却是加倍的孤独感。
 
我们都急着讲话,很多时候却不能把话讲完,最终能聆听我们的,或许只有Siri。

 

虽不能一味沉溺于自己的幻想之中,却也不能让自由的思想湮没在无情的现实里。
 
即便我们现在只能对着手机说脏话,在各自黑暗的房间里自渎。


就像搏击俱乐部里的泰勒德顿,他说:


“自我成长要靠手淫,还有自我毁灭。”



本账号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签约账号

文章来源beebee星球,如不方便转载敬请谅解,我们将尽快删除该文章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和Siri文爱,是全球范围内蔓延的孤独症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