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块办了张健身卡,第二天发现变成了纹身店

每个人都有过身强力壮的梦,但很少有人能够实现它。

找到稳定的健身地点始终是个难题——小区的单双杆挂满了大爷与老嫂,河边的慢跑道总会有年少的情侣与风干的狗屎。

有时好不容易凑齐五百块办了张健身卡,第二天就会发现健身房已经彻夜跑路了,原址变成了纹身店。

总会有人以为办了健身卡就万事大吉,药到病除,就会以为健身房是永恒,是答案,是不会说谎的斯宾诺莎,只要你去,它就在。

抱着这样的想法,你办卡当天就去迪卡侬采购物资。

你买三十块的汗衫与八十块的慢跑鞋,结账时用现金,返程时打顺风车,你用掉一张两元的优惠券。

结果才到家就收到一些消息,说健身房快不行了,让你去看看,你只得上网求助,最后在哭泣时流下眼泪,因为提问又花了你两百积分。

健身房是短暂留存于水泥之间的温暖,新生与毁灭在白天与黑夜中轮回。

网上说一家健身房的平均生存周期为六个月,这导致在不知道开业时间的情况下,每一天都可能是你举铁的第一天,也是健身房的最后一天。

在跑路的那天,健身房老板甚至不会对你说出一句道别的话,于是你的城市再也没有车站可以驻留。

但你根本无法事先找寻出任何跑路的迹象。

这种跑路随机产生,像是炎热天气的中风或脑梗——老板可能今天才发了卖坚果与蛋白粉的朋友圈,晚上还分享了零点乐队的相信自己,结果第二天就不见了踪迹,最后一条留言是让你们去健身房捡剩下的哑铃与凳子。

一些故事总是在这世界上演。

每个月都有健身房跑路,每个月都有健身房开业,它们可能都是同一个老板开的。

我甚至在二仙桥店发现过成华道店的动感单车,我问老板是什么情况,老板只说世事无常,他又开始创业了。

为了弥补上次跑路的过错,老板免费为我续了一年的卡,但我跟他都知道这并没有什么用。

事实上,根据网上的报道,一些人就是专门做这生意的。

凑齐一定数量的会员就宣告倒闭,留下几个哑铃在门店拖延时间,然后换个门面重新来过,有时也歇业一段时间,那是老板的几个回头客找上门了。

这就像在早餐摊卖包子,在火车站卖纹身贴,只不过这门生意更加粗鲁,也更加危险。

稍不注意就会与搞传销的表哥一起进去,在里面,你笑表哥太过张扬,表哥则刮了刮鼻头,说道,终究是殊途同归。

我深知健身卡走的是存在主义叙事,它荒谬且虚无,它生而为卡很抱歉,卡面上的时间没有任何道理。

但我同时也知道,只要我不亲自去健身房,那这张卡将永远有用,这是我赋予它的存在的理由,于是我再也没有去健过身。

文章来源beebee星球,如不方便转载敬请谅解,我们将尽快删除该文章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500块办了张健身卡,第二天发现变成了纹身店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